【凹凸世界】不眠之爱

初一十五画:

#雷金

#原著走向

#雷王星一切见闻纯属胡诌

#私设特别多

#ooc

#十五岁雷总和十二岁金

#字数4100+

#以上没问题?








gogogo↓

 

 

 

 





 

 

 

这是他第几次造访这个人的梦境了?



细数下来也算不清了,金踏入这个在一片黑暗中最为闪亮明显的梦境,冲着远处躺在草丛里的青年挥手。



金的湖蓝色眼睛一闪一闪的,仿佛看见什么令人兴奋的东西,双手合拢放在嘴边冲那边大喊:“雷狮!我又来啦!”



草丛里那道修长的身影动了,他慢悠悠伸了个懒腰又打完哈欠才站起来。



身披着红金镶边斗篷,一身华服的黑发少年大概才十五六岁的年纪,头上歪倒的皇冠闪闪发亮,痞气的笑容一如既往挂在嘴角。



日落的晚霞笼罩住他,淡淡的红色染上半边俊美的脸庞,把原本十分的痞气拉低了三个点。



金犹豫要不要提醒他,他的斗篷和头发上都黏了不少草屑。



对方反倒是先甩了一把头发,不仅把草屑甩掉了,还把摇摇欲坠,用料精细的皇冠甩到了灌木丛里。



“这破玩意每次一进来就戴在我头上,衣服也是和现实完全一样的,麻烦的要命。”雷狮不耐烦的解开斗篷前繁复的扣结,企图将斗篷也甩到一边去。



金捂住嘴企图吞下快要溢出嘴边的笑意,因为雷狮在解扣多次无解之后把原本的结打得更死了。



金刚想开口说梦里一切都可以发生,他完全可以自己变一套出来。



但是眼前这个少年显然被这个死结烦的失去了耐性,他用力一扯,连在斗篷两侧的勋章,金链,金丝绳和扣子全都叮叮当当散落到地上。



“你给我过来!”上周你跑去哪了?为什么整整一周都没出现?雷狮是想要这么问的。



但他想想又觉得这样问显得太急切了,好像身为皇子的他没了这个蠢小子就不行一样,换个问法...



在他想好说辞准备拽着金的帽兜把人拉过来时,金发蓝眸的小孩突然扑向他。



“雷狮!我和你说,你绝对没有想到!我上周找到了一个特别大的宝石矿!是靠我一个人找到的哦!厉害吧!”金几乎是整个人都跨坐在雷狮的腰上向他比划自己找到新矿场的激动,肉呼呼的手比了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手势,但在还没褪去婴儿肥的脸庞下,帅气没有,可爱指数倒是不停上升。



雷狮的脸已经黑了三分之一了,看上去还有往下蔓延的趋势,声音也沉到谷底。



“给你三秒,立刻从我身上下去...三...”事实上并没有算到二,金就麻溜的从他腰上翻下来,然后躺到雷狮的身旁,一副他很乖,什么也没做的样子。



“对...对不起啦!雷狮大人!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一次吧?”金见对方还是一脸不爽的样子,双手紧合在帽檐前,借着手挡着的余光半睁开一只眼想要偷看这位高傲嚣张的皇子大人的脸色。



这种拙劣的偷看方式早就被皇子大人尽收眼底。



雷狮紧盯住金的脸几秒,最终还是转过头伸手将眼前稍长的黑发掠起,露出高挺的鼻梁和额头,暗紫色的瞳眸望向渐黑下来的天空,嘴角微微勾起道:“算了,这次心情好放过你吧...”



“...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会说这种话,我像那种好人吗!”雷狮转手就掐住那张包子脸用力揉捏,揉的小孩眼里都开始泛泪光才停手。



金捂住两边有些红肿的脸颊泪汪汪的蹲到一边去,“好朋友不用计较这种小事啦!真的好痛哦!”



雷狮不是一个温柔的人,耐心更不用说,能和金成为朋友大概是小孩这种无条件信任朋友的蠢性格包容了他。



他们经常在梦境里聊聊平日的趣事或是相互切磋,梦境的场景基本随雷狮的心情变换,多数时候都是夜空下一望无际的绿草地。

 

 

 




 

 

“哇,你们皇族平时好无聊啊,就一直待在宫殿里吗?”金听着雷狮讲他的日常,一脸惊异道。



让金在一个地方一直待着什么都不干绝对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雷狮斜眼瞅那个目瞪口呆的小孩道:“偶尔也会出去视察一下王国状况啊...不过也很无聊。”



“出门也会无聊吗?”金不解道。



雷狮打了个响指,周围突然出现一堆黑影,看轮廓大多做护卫打扮,这些黑影将中心的一个戴皇冠的黑影围住,似乎是在游行,“这种出行好玩吗?你可以试试,如果不是老头子让我出去帮忙...”



他烦躁的挥手,眼前的黑影化为几道被吹开的烟雾四散而去,“啧,算了,这样子还不如待在宫殿里。”



金握住下巴作沉思状,“像这样子出去确实是非常的羞耻呢,不,简直是公开处刑啊。”



“臭小子,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金的头上多了两个新鲜出炉还热乎的大包。





 

 

 

虽然一开始雷狮是不打算理会这个闯入自己梦境的傻小子的,甚至是想要直接驱逐他。



但是不知不觉就发展成了这样,雷王星的皇子和矿工傻小子成为了朋友,说出去谁会相信。



正是这样莫名其妙的组合,居然发展到现在这种状况,不得不令人觉得惊异。



对于金,雷狮仅仅知道他是一个矿星的矿工,大概又是被神使们降下不公使命的一颗星球上的人。



本该早就开口的话直到现在才吐出。



“喂,忘了问,你是哪颗乡下星球的?”雷狮不经意的提起这个问题,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这个梦醒后就派人去把这个傻小子带回自己的领地。



金挠挠头,随后大声抗议道:“我们登格鲁星才不是乡下星球呢!”



当然这个抗议肯定是被雷狮强行镇压下去了。



“挖矿的星球当然是乡下星球!”



“才不是!就算是挖矿的也是超棒的星球好吗!”



“你再顶嘴一句试试!”



大概是因为这里并不是现实所以一切都变得不太一样。



就连那颗心里悄声无息长出的萌芽也变得不太一样。






 

 

 

梦醒后的世界,将从梦中带来的轻松愉悦的心情完全被蚕食殆尽。



成年人的勾心斗角,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压的筹码会成为这个星球的王,国王当然不止一个继承人,为了争夺最终的继承权,人们理所当然的开始拉帮结派,互相排挤。



无聊的寒暄,无聊的奉承,无聊的酒会,纵使是再美味的好酒也唤不回雷狮飘远的思绪。



即便雷狮表现出对王座毫无兴趣的作态,但他的能力与势力仍然为人们所忌惮。



“卡米尔,替我调查登格鲁星球的位置,是一颗矿产星球。”



既然把他划到自己的羽翼下,那就不能将他继续留在那种地方继续受苦。



能触碰到的实体总比虚无缥缈的梦境好。

 

 

 






时隔多日,金再次进入梦境。



差点被那股汹涌扑面而来的硕大雨点和狂风吹打出梦境外,他奋力张开双臂试图抓住什么固定住自己。



“你来了...”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拽住金的兜帽,将他摇摇摆摆的身体扶直,雨势也逐渐变小。



这是金第一次在这里看见没有星空的夜幕。



他被困在雷狮的怀里,长手长脚直接将人死死压进自己怀里。



“真烦啊,为什么人人都觉得那个位置那么重要呢?我不需要啊...”似乎是被某些情绪压碎的声音从齿缝逼出来,无处可泄的愤怒快要从心中爆发,狂雷在周身滋滋作响。



暴虐的情绪在脑海里四窜,点燃了身体里的每一条血脉,想要做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干什么,这种感觉让怒火更旺盛。



“如果是你,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没头没脑的疑问从雷狮嘴里发出。



金的脑袋靠在雷狮的肩膀上,皇子服上的金线嗝着他的脸,有些刺痛,他反手抱住雷狮“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的表情很糟糕啊...怎么做的这种事情不需要问我啊!我相信你的选择!我不会说那种漂亮话啦,总之就是做能让你开心的事就够了!”



金嘿嘿傻笑道:“虽然不能在你身边帮你,但如果要我出出主意绝对是没问题的哦!”



雷狮一直沉默不语,就这样静静抱住他,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好乖乖充当玩偶让人抱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雷狮突然嗤笑一声,仿佛卸下了什么重担,周围的狂风暴雨已经完全平息,他扯开金,捏住小孩的脸做各种表情,“就你能出什么主意,都是些馊点子...”



“咦!唔唔唔唔!痛痛痛痛啊!!”雷狮这个家伙下手真的是超重的,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用力挣脱这个怀抱后,金用力拍雷狮的肩膀,假装鼓气实质上是为了报复刚刚他捏自己脸,“哈!你看,这不就打起精神了吗!说明我的话还是超有用的嘛!”



盯着这个小鬼洋洋得意的脸,感觉心情都放松下来了,雷狮呼出一口浊气,在现实里遇到的愤怒跟随到了梦境中,这不是第一次情绪失控,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被孩子安慰还是头一回。



“喂小鬼,要不要来跳舞?”



“哈?可我不会啊!”



雷狮身上第一次出现了和金差不多的卫衣,颜色稍有区别,款式却挺相近的。



印着金色星星的头巾系住头发,宽松的牛仔裤显出修长的小腿。



“你都这么高了怎么还穿增高鞋!”小矮子金抗议道。



雷狮想要直接扯过金的手将其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但鉴于金身高不足只好退而其次放到手臂上。



“别废话,注意力在我身上,我教你你就会了,先伸右脚...不是让你踩我!”



金的第一支舞,在漫天繁星下踏出第一个舞步。



温柔的月光给他们披上银纱。



草尖上的露珠放大两人的表情。



一个专注一个慌乱。



与优雅舞姿完全不相符的服装。



显得画面变得不和谐却又奇妙的融合。



金仰起头看着面前的黑发少年。



脸,稍微有点近啊...



感觉胸口怪怪的。



心脏跳动的好快...



这个十二岁的孩子第一次开始迷茫。

 

 

 





 

雷狮开始觉得自己出现幻觉。



早起半眯着眼睛喝退想要上前服侍的侍女,自己晃晃悠悠去洗漱,却隐约看见镜子里有一个戴着帽子的金发男孩对自己挥手,完全睁眼却发现镜子里倒映的是自己惊异的脸。



夜幕降下后,皇宫里的舞会又开始了,锦衣华服,繁复的蕾丝与厅顶数顶暖色吊灯相照应,飞扬的衣角与裙摆遮挡住人们的心底的暗潮,每个人都戴上虚伪的假面,轻巧的扇子一张一合诉说贵妇的心思。



雷狮照常坐在角落做一个悠闲皇子,不像他的兄弟那样迫切的在舞会中拉拢势力。



攒动的人群中,雷狮似乎看见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小个子。



他手中的高脚杯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品酒的那个人已经冲进舞池里推开沉溺在舞曲中的人们四处寻觅,最后却一无所获。



例行的出行,依旧是被一群护卫围在中心,雷狮突然想起小孩曾说的话,忍不住在马车里大笑出声。

恍惚好像看见一个金发的孩子坐在自己的对面,雷狮伸手一拉,一片空气。



又是幻象。



他到底是怎么了?



疯了吗?



想要见到他,想要触碰他。



入睡后的梦境里,空无一人。



塑造出来的黑影只能出现大概的轮廓。



越想要见他就越无法看清他的脸。



简直可笑。



眼底的黑眼圈越来越重。



“大哥,需要去找医师过来看看吗?”卡米尔询问道。



雷狮按住额角的青筋,抬手止住卡米尔的问话,“我没事,之前交代你的事情查到了吗?”



卡米尔拉下帽檐,“对不起大哥,我们找不到那颗星球...只有些微信息介绍,但根本没有位置说明...”



雷狮放在桌子上的脚高高抬起又重重落下,狠厉的一脚将桌子劈成两半,几乎是汇集他这些日子累积的怒气。



“大哥?”



“我没事,不是怪你,别跟过来。还有,准备实施我们的计划吧。”



雷狮推开房间里的落地窗,扯掉头冠和身上的披风,直接从阳台上一跃而下。



卡米尔叫来护卫将断成两半的桌子搬出去,当护卫们搬进新的桌子时,他们听见远处森林里传来巨大的树木倒塌声。



那个孩子再也没出现在他的梦境里。







 

 

 

他真是疯了。



整个雷王星的人们都这么认为。



三皇子雷狮在前一天从皇宫逃出去。



他们劫持一艘飞船,逃离了这颗星球。



“我,雷狮,放弃雷王皇族的继承权!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些蠢货自己争夺所谓的继承权吧!”



刚刚开心完的几个雷王星皇子立刻被他这句话气的七窍生烟,但对方早已逃之夭夭。



“哼,臭小子,早晚会被我找到你的。”



雷狮站在窗前望向星辰大海。



总有一颗会是他要找的。






 

 

 

 

雷狮被大厅的一阵喧哗吸引过去。



“来凑热闹的人不少嘛,连双剑的安迷修都在啊。”雷狮一手插兜悠闲的走过去,待他看向大厅时,“嗯?等等?!这小子!”



他顾不得挑衅安迷修,双手撑在围栏边。



那个金发碧眼戴帽子的身影再次映入雷狮的紫眸中。



真真实实的人,并不是幻象。



找到你了。












————————————————————

呜哇,卡文卡的好久呜呜呜呜

北极圈的自割腿肉

不祈祷有多少人看了

就不要脸求点留言吧TUT

也不知道萌这对拉郎的有多少

部分灵感来自歌曲:Can't Sleep Love

放一部分歌词,感觉这首真的超棒!

Gimme that can't sleep love

给我这份不眠之爱

Gimme that can't sleep

让我夜不能寐

I want that can't sleep love

想要这份不眠之爱

Gimme that can't sleep

让我反侧辗转

The kind I dream about all day

它让我日日思服

The kind that keeps me up all night

它让我夜夜想念

评论
热度(451)

© 醉卧沙场君莫笑 | Powered by LOFTER